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  WAP手機站 |  無障礙瀏覽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首頁 政務公開 信息動態 網上辦事 互動交流 旅游服務 行業協會 專題專欄 在線預訂
交通信息 |  旅游貼士 |  圖片中心 |  遂昌旅游景點 |  遂昌賓館酒店 |  鄉村旅游 |  遂昌購物 |  餐飲指南 |  遂昌娛樂 |  遂昌旅行社 |  旅游線路 |  地圖查詢 |  遂昌城鄉 |  攝影美圖
  今天是 天氣:
信息動態
交通信息
旅游貼士
圖片中心
遂昌旅游景點
遂昌賓館酒店
鄉村旅游
遂昌購物
餐飲指南
遂昌娛樂
遂昌旅行社
旅游線路
地圖查詢
遂昌城鄉
驢友互動
攝影美圖
景點推薦
南尖巖
遂昌金礦
神龍谷
千佛山
湯沐園溫泉
紅星坪溫泉
烏溪江漂流
神龍谷漂流
湯顯祖紀念館
中國竹炭博物館
當前位置:首頁 >> 旅游服務 >> 驢友互動
驢友互動
青城山涉勝記
字體:[ ] 發布機構:行業管理科   作者:遂昌縣旅游委員會    發布日期:2013-01-21關閉窗口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青 城 山 涉 勝 記

錢少敏

     邂逅青城山

初次接觸青城山,應該是在28年前,那是一次文化館組織的美術活動。當時焦灘至王村口的公路尚未開工,我們是從琴淤乘木材轉運站拉木排的小火輪去的。轉運站的師傅們逆著烏溪江的水流一直把船開到即將觸底的地方才讓我們上岸,這地方就是獨山。

由于剛從黃山游玩歸來,一路上有些心不在焉。然而當船過焦灘的時候,卻被橫亙在面前的那一列青峰吊住了眼球。不多時,耳邊隱隱傳來一種宛如鼓樂的聲音。漸漸的,這種聲響越來越大,甚至蓋過了輪船馬達的轟鳴。四處搜尋,卻找不到聲音的出處,只見著江邊的深澗里一股清流奔涌而出。這澗水匯入江流后,在略顯渾黃的江面上劃出一道淡綠色的波光。聲音就是從那個方向來的。我當時就想:記住這個地方,待日后有閑暇再來探訪。

在獨山,我從村民的口中打探到,那個山澗叫龍門,那片大山叫青城山。他們還告訴我,每到雨后的夜晚,龍門里就有山鬼唱戲,對面蔡口的人常常能聽到山谷里傳來的鑼鼓聲響。再后來,又在一本油印的文史資料上讀到了湯顯祖的紀游詩《青城山》。從那時起,這山、這水就在我心中埋下了神奇的種子,留下了幾十年揮之不去的念想……

初探龍門峽

歲月如梭,一晃就是二十多年。雖然這些年中也沒少在焦王公路上奔波,但都是車來車去,過往匆匆,只能隔著車窗看那么幾眼。直到今年才有閑暇約上畫友前去一探幽境。

車到焦灘,我們在鄉政府門口下來。本想下到烏溪江里,沿江邊小路往上走,重溫一下當年逆江而上的那種感覺,可到了江邊,才發現原有的那條卵石小路已被修公路時倒下的爛泥廢渣填埋得時斷時續。而峭壁下那一潭碧綠的深水又阻斷了我涉水而上的念頭。無奈只好回到公路上。

公路對面就是青城山。太陽是從這山的背后上來的,和煦的初陽下,那一座座青翠的山峰如一群少女錯落地排列著,或亭亭玉立,或俯身臨流,顯得脈絡清晰、層次分明。樹林間蒸騰起來的絲絲嵐氣,交結成一塊薄薄的輕紗,蒙在她們身上,增添了一種難以言說的詩意。山腳下的烏溪江里,一片白花花的淺流,串連起幾泓綠瑩瑩的深潭,隔出了幾墩黃橙橙的沙灘。面對如此景致,讓我聯想起國畫大師黃賓虹筆下那以老辣的線條、濃重的墨點和恣肆的潑水組織起來的一軸山水畫……

從蔡口下岸,在一片淺灘中涉水過了烏溪江,找到了當年奔涌過激流的水口。

由于多日無雨,溪澗里已斷了水流,當年那震撼人心的鼓樂也杳無聲息,只有一塊巨大的磯石,在幾蓬芒草和幾叢荊棘的簇擁下,蹲坐在那里,默默地忍受著夏日炙熱的驕陽。

沿著裸露的澗底,踩著細軟的黃沙,我們走進了當地人稱之為龍門的峽谷。峽谷里靜悄悄的,偶爾傳來的幾聲鳥叫,在我聽來也不免有些沙啞。我暗自嘆息,今天來得不是時候。

青城山畢竟是美的,雖然因缺少了溪流瀑布的浸潤而使人略感沉悶,但峽谷里聳立著的那幾座孤峰、橫陳在我們面前的那幾片石壁,還是深深地震撼了我,讓穿行在它們之間的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的渺小與自然的偉大。

峽谷里有兩塊巨石,一塊橫躺在谷底,一塊被兩邊的石壁夾著懸在空中。它的后面就是被傾瀉了億萬年的水流磨礪得十分光滑的龍槽。龍槽很高,仰頭望去根本看不到頂。龍槽里慢慢洇下的幾絲細流聚集成一小潭碧綠碧綠的水,靜靜地躺在那懸空的巨石下。這水潭雖小,卻美得無法用我所掌握的語言來描述她。如果有時間,你可以坐在她邊上,細細地去數清那里面有幾顆石子、有幾粒細砂。我好幾次想伸進手去洗一洗,都不由自主的又縮了回來,生怕手上的污垢褻瀆了她的純潔。

坐在谷底那塊巨石平坦的石面上,對面是沖天石柱“玉女峰”,身后是高掛過萬仞飛泉的“石龍”, 兩邊是陡峭得猿猱難渡、氣勢逼人的萬仞石壁。我半文不白的冒出了一句:“這真是仙人坐臥之地也”。同行的畫友戲謔我:“那你就搬來住吧,這石頭上正好能搭個小房子。”我悻悻地回道:“碌碌庸人,何來如此福分?”

帶著些許遺憾與悵然,我們找到一條小路走出龍門峽,心中憧憬著這里的雨后,那將會是怎般光景?回來的路上與同伴約好,等下過雨的時候一定再來。

 

涉勝青城山

過完端午,連著下了幾天雨。我尋思著,現在的青城山應該是最好玩的,龍槽上的飛泉應該掛起來了。可謂是不約而同,我正想拿起電話,手機響了,是約我重上青城山的。

說去就去。第二天一早,我們就驅車進了山。這一次,我們是從后山上去的。這是一條不太有人行走的山間小道,太陽還未露臉,路邊的雜草上掛滿了露珠。我走在前面,不停地揮動手中的小木棒,敲打著路邊的草叢。這是山里人走山路的規矩,說是“打草驚蛇”。蛇沒有驚到,卻驚起了不少宿鳥,時不時有撲楞楞的聲音在我們身邊掠過,把跟在后面的同伴嚇得一驚一乍的。

雨后的大山真是太美了,晨曦中,被雨水洗滌過的樹葉綠得發翠,松針青得發烏,樹干上淡褐色的樹皮透出那么一點點紫氣。山澗里的水流時而隱沒在林間,時而高懸于崖際,像一條條白色的絲帶在山間飛舞,給這威嚴壯美的大山平添了一份活潑靈動的秀氣。

大山里清新的空氣,更是大大地增加了人的肺活量,平時連妙高山都爬得氣喘吁吁的我,走在這崎嶇的山道上雖說不上健步如飛,倒也未覺得步履蹣跚。不知不覺間就登上了一道山梁。

此時,太陽從背后的山巒間探出紅紅的臉來。站在這高高的山崗上,放眼望去,滿目蒼翠。近處是一座座山峰,一片片石壁;遠處是一道道山崗,一層層的山巒。探出頭去,腳下是見不到底的深淵。晨風,裹挾著谷底飄來的晨霧和大山中特有的芬芳氣息拂面而來,擾得我飄飄如仙。

我們在崎嶇的山道上,找到一小塊稍顯平坦的路面鋪展開宣紙,拿起畫筆,忘情地揮灑起來,把平日里孜孜以求的什么骨法、筆力,披麻、斧劈通通地忘卻,拋到了九霄云外……

身后響起一聲咳嗽,把我從對自然的陶醉中拉了回來。我有些驚訝,這么早怎么也有人上山來了?回過頭,站在身邊的是一位中年漢子。從他指間煙蒂上長長的煙灰可以看出,已經在這里站了一會。我有些不好意思,慌忙起身收拾攤子,準備讓路。他卻在我身邊蹲了下來。

攀談中,我們知道了他的身份,姓張,獨山村的支部書記,兼著獨山水電站的站長。他是到山上的水庫里來看水位的。也許是因為歷史悠久的獨山沉積了深厚的文化土壤,更可能是接觸來訪的文人雅士多了,這憨厚的山里漢子在談吐間處處都透露著不俗之氣。他告訴我們,在這座山里可以入畫的地方很多,如果有興趣可以帶著去走走。我們當然是喜出望外。

跟著小張,我們來到了山上那座水庫。一條不很長卻蠻高的水泥壩子,攔起了一湖綠水,湖面不大,卻很深。順著湖水望去,遠處的山梁上突兀著一座孤峰,煞是好看。小張告訴我,那個石柱叫石筍尖,石筍尖下有個小村子,叫青城坑,本來住著幾戶人家,現在下山脫貧都搬走了。我忙問,他們住過的房子還在不在。他不無遺憾地說,都拆了。我也覺得有些可惜……

在水壩上盤桓了一會,看看太陽已高掛在半空,該打算回程了。我試探著問小張,能不能帶我們順著山坑往外走,直接到龍門去看瀑布。他很爽快地答應了,只是有些擔心地告訴我們,這條山路已荒蕪多年,可能會很難走。我拍拍胸脯,當年也曾砍柴伐木,再怎么難走的山路都經歷過,讓他放心帶我們去。

一條比羊腸還要小的路引著我們到了谷底。主水源被水泥壩子截住了,水壩外幾個小山埡里下來的幾股細流成了源頭。它們在這谷底的亂石叢中聚集起來,匯成一條小溪慢慢地往外流淌。我們就順著這溪流,踏著裸露出水面的石塊慢慢的往外走。

小溪,隨著加入進來的澗流越來越多而漸漸大了起來。遇到的水潭也漸漸多了起來。有時水潭的水太深,過不去,小張就揮動起手中的柴刀,在岸邊的荊棘叢中劈出一條能容我們“鉆”過去的小路。這路雖然不太好走,我心里卻是喜滋滋的。我知道,這小溪的水越大,前面的瀑布就越壯觀。

兩邊的山越來越陡,山溪里的水也越流越急。裸露的山崖高懸在我們的頭頂,嘩嘩的水聲不停地回響在耳邊。走在前面的小張突然停了下來,他回過身,讓我們找個陰涼的地方休息一下。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急忙打問。他告訴我,前面有個漈頭,太高了下不去,我們得另外找條路走。說著,就急匆匆地鉆進澗邊的叢林。

我們回到了一個剛剛過來的水潭邊,這潭水不深,過來時沒怎么在意,現在回過頭再來審視它,卻也發現了不少別致。它的后面沒有湍急的水流,也沒有飛瀉的瀑布。幾塊巨大的山石把溪水分成幾股,有的從石面上漫過、有的從石縫間擠出,流到一起后在最下面那塊巨石腳下打個旋,再緩緩地流向出口。潭底看不到一粒細砂,也找不到幾顆石子,只有從遠處伸展過來的石脈默默的伏在這水底下,任由緩緩的水流從身上輕輕撫過……

頭頂的山崖上傳來小張的招呼聲。我們循著他指的路,攀上了這座山崖。往上攀爬的時候沒覺得怎么樣,到了崖頂再往下看,我的腿就軟了。剛才端詳過的那個水潭成了一個白點,溪流更是成了一條細線。好在小張已搶著拿走了我的行囊,不然,我肯定會在這山上落下點什么。

此刻的我,戰戰兢兢地“趴”在崖頂,不敢低頭向下,就把眼光投向遠處。藍天下,山口的龍門群峰歷歷在目:“芙蓉”在這里能看出將開未開的荷瓣,“玉女在“芙蓉”的背后羞怯地探出半張小臉;稍近處,崖頂上一片翠綠的緩坡宛若一張碩大的荷葉;它周圍散落的大大小小幾柱石筍又如一卷卷剛剛出水的荷尖……我忍不住驚呼: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啊,你是用怎樣的技法把這渾然的大山雕琢得如此美輪美奐!

秀美綺麗的風光景致驅散了心頭的恐懼。在小張的幫助下,我小心翼翼地隨著他們爬下了山崖。

兩邊的山勢還是那么陡峭,崢嶸的崖壁還是那么險絕,水流卻平緩了許多。這是一壟相對平整的谷地。山溪邊沉積起來的泥沙腐葉滋養著一片郁郁蔥蔥的林木。也許是這峽谷里的光照太金貴了,這林子里,無論是高大的喬木,抑或是較為矮小的灌木都拼命地踮起腳尖、伸長著各自的脖子,爭搶著只有正午才來光顧片刻的那點陽光,因而都顯得格外的挺拔、修長。這倒給我們讓出了地面的空間,減去了不少阻礙我們前行的枝枝蔓蔓,也給我們遮出了一片濃濃的蔭涼。

曲曲折折,轉過幾個山灣。坎坎坷坷,爬過幾道石坎。耳邊的水聲漸漸發生了變化,前面的山谷里一片霧氣騰騰升起。直覺告訴我:就到龍門了。

……

預計兩個鐘點的路程,足足走了四個多小時。現在終于站到了龍門背上。

龍門背,就是龍槽頂,也就是湯公筆下“萬仞飛泉”的水頭。一條隆起的石幔從左岸的山坡下伸展過來,在漈頭上橫臥著,攔起了一個面積挺大的淺水潭。山溪里的水流到了這里突然放慢了前進的腳步,仿佛是在積蓄力量,然后義無反顧地撲向前面的深谷,重重地在谷底跌出動人心魄的轟響。在這里看到的“玉女峰”,更像是一尊端坐在芙蓉瓣邊,正對著瀑布撫琴彈唱“高山流水的天外高人……

前面,又是一條攀附在絕壁上的小路。幸好,這里已經有了一些人工開發的痕跡。當地人在最險絕處用鐵管構起了幾截簡陋的欄桿,有些地方還開鑿了供人蹬腳的石級和抓手的凹坑。給剛經歷過心驚肉跳的我帶來了一些安全感。

下了陡壁,又到了上次坐過一回的那塊巨石上。

回蕩在耳邊的是轟然的水聲,呈現在眼前的是高掛的飛泉。龍槽上的水像是從空中拋下的一匹匹白練,前一匹尚未著地,后一匹又接踵而來。這一匹匹白練落地時濺起的水花似一捧捧拋向天空的珍珠,不斷地在懸空的巨石后面竄起,它們之間的碰撞又摩擦出一陣陣濕漉漉的水霧在整個山谷中彌漫。

對面的“玉女”也許是怕這濺起的水花弄濕了她的裙裾,想要離去,卻又戀戀不舍地回頭顧盼,更得顯那身姿的婀娜妙嫚。而我則四仰八叉地躺在這平整的石面上,由著霧水慢慢地將我的衣衫浸透,讓肌膚盡情地享受這沁入心脾的清涼,

閉上眼睛、放開思緒,任其在這一天的經歷中徘徊、悠蕩……

小張用他那雙有力的大手拉起了我,撐著我涉過了湍急的水流。同行的畫友在一旁帶點戲謔的口氣:“你是不是樂而忘歸了,真想在這里修道成仙?”這時,我才感覺到已是饑腸轆轆,才想起已有近八個小時粒米未進。

歸途中,回味著湯顯祖的《青城山》紀游詩:“萬仞飛泉掛石龍,青城如霧洗芙蓉。非自仙令鳴琴出,誰闞秋窗玉女峰”。這一回,我終于明白了當年的“仙令”為何要跋山涉水來到這里與葉氏兄弟們酬唱對答、流連忘返。也終于了卻了記掛在心頭二十多年的“仙樂情結”,零距離領略了一回當年沒找到出處而又令我怦然心動的轟響。

 
----------------------------------------------
    本信息已訪問:8346
----------------------------------------------
  上一篇:遂昌印象
  下一篇:獨 山


 
關于本站 |  版權說明 |  聯系我們 |  使用幫助 |  隱私聲明 |  網站導航 |  網站管理

版權所有 @ 遂昌縣旅游協會 地址:浙江省麗水市遂昌縣北溪路22號
制作維護:遂昌縣旅游協會 聯系電話:13884394677,遂昌短號:678677
電話:0578-8180455 郵編:323300 郵箱:[email protected] 備案號:浙ICP備17041040號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历史